“你好,请问司笙跟你在一起吗?”

  手机里,传来温和礼貌的询问声。

  声音很年轻,是个男青年。

  凌西泽下意识眯了眯眼,神情里略微染上几分警惕和防备。

  ——司笙手机关机,对方找不到司笙,就将电话打到他这里来,这情报收集的能力可以的。

  “谁?”

  未待凌西泽说话,靠在肩上睡觉的司笙便动了动。

  她没睁开眼,嗓音颇为慵懒,俨然没睡醒的模样。

  若没察觉出对方的情报收集能力,凌西泽或许就将电话挂了,但眼下,对方明显跟百晓堂有关,凌西泽稍一斟酌,将手机话筒移开了些。

  他低声说:“不知道,找你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司笙应了一声,依旧没睁眼,但朝凌西泽伸出了手。

  稍作犹豫,凌西泽将手机放到司笙手上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把手机往耳边一递,司笙就懒洋洋地开了口。

  态度很冷淡了。

  “开始营业了?”

  电话里,安老板的嗓音透着笑意,如沐春风,温和轻缓。

  司笙知道他指的是什么。

  百晓堂前任堂主“让位”,新堂主未到场,之后也从未露过面。自然,司笙也一直没有管理过百晓堂的事务。

  先前安老板问过,司笙给安老板的答案是,来年春天。

  这也是医生说的易中正的期限。

  有了她的准确答案,安老板当然同意了,一直尽职尽责、费心费力地给她处理百晓堂的各项事务。

  现在,她在司家公开宣布身份,再对百晓堂事务视而不见的话,怕是不大合适。

  “没心情。”司笙恹恹道。

  安老板轻笑,“你这么一闹,再当甩手掌柜,我可撑不了太久。”

  “唔。”

  司笙轻皱眉心。

  “再给你一两个月。”安老板心一软,松了口,然后道,“吩咐下去了,跟司家所有的合作一律取消。我们不强迫封城各大家族断绝跟司家的生意往来,不过,他们若是自愿断绝,损失的,我们百晓堂都可以通过情报弥补回来。”

  司笙不由得一笑。

  嘴上说着“不强迫”,但这样的诱惑条件,跟“强迫”没什么区别。

  跟司家没过深交情,或倾向于百晓堂的,都会选择抛弃司家、投奔百晓堂。

  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。

  百晓堂有多年基础,就算被坑过一次、面临过破产,可论情报收集能力,依旧让各家族望尘莫及。

  停顿须臾,司笙慢慢睁开眼,凉凉道:“跟西北那边打声招呼,司家的生意,一律不做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安老板应得爽快。

  司家涉及的订制装修、古董生意遍布全国,正巧,司笙在西北的人脉关系里,这两样都占了,断掉司家的生意链,不过一句话的事。

  她以前不搞司家,纯粹是……司家蹦跳的那一两个,还入不了她的眼。

  “听长延说,你要查的那个人,在封城范围内活动。最近让德修斋注意着?”安老板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要不要安排百晓堂打听打听?”

  “刚喘口气,你忙得过来吗?”司笙笑了下,随后道,“没事,这事儿用不着你操心。等有需要了,我肯定不会放着百晓堂的资源不用。”

  因为去年的事,百晓堂遭遇重创,现在转型+新公司,压力全在安老板身上。

  百晓堂内部的事,现在又有司家的事,够安老板忙活一阵了。

  司笙再有重要的事,也不会往他身上压。

  沉吟片刻,安老板也没强求,“那行。”

  没有多聊,司笙跟安老板交代几句,就挂断电话。

  她下意识想关机,结果一看手机,才意识到——

  手机不是她的。

  一抬头,发现凌西泽正盯着她,一眨不眨的。

  轻咳一声,司笙有些尴尬地把手机递回去,“我下次警告他,别乱打电话。”

  说着,她坐起身来,欲要跟凌西泽拉开点距离。

  然而,凌西泽在接过手机的同时,手一紧,结实有力的手臂揽着她,又把她按了回去。

  “谁啊?”

  凌西泽嗓音微哑,又低又沉,裹着厚重感,沉甸甸地往耳里飘。

  司笙并没挣脱,凝眉想了想,说:“一朋友。”

  凌西泽眯缝了下眼,“关系很好?”

  他听不到对方在电话里说什么,光是从听司笙的话,乍一听,好像全都在谈公事,可语气极其轻松随意,看得出来关系很好,不止是普通的交情。

  不可否认,他听得直冒酸水。

  “还行吧。”司笙答得有些含糊。

  “……”

  一听她的答案,就知道不止是‘还行’那么简单。

  片刻后,凌西泽问:“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

  “五年前。”

  “一直有联系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下,酸水冒得更欢快了,咕噜咕噜的,直翻滚着。

  他跟司笙就认识、相处的时间而言,加起来不过一年。按照司笙这意思,这五年,她跟电话里那个,不仅一直相处、联系,肯定一起经历过不少事。

  这空缺的五年里,司笙极有可能跟别的男人出生入死。——意识到这一点,凌西泽心情别提多憋屈了。

  “就休学那一年,年底的时候,我想去大西北闯一闯。”

  没等到凌西泽回应的司笙,估计察觉到什么,便自发地说了起来。

  “正好跨年那一天的飞机,到那边后很晚了,我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。结果这客栈挺有意思,鱼龙混杂,大晚上的还有人闹事。”

  “我长那么好看,总会遇到一些不长眼的……唔,反正打了一架,砸了几张桌子。然后老板出来平息,说给我免费入住。”

  “他就是客栈老板。”

  司笙慢悠悠地说完。

  一次意外,成就她跟安老板联手闯荡的开始。

  “你砸了他的店,他还给你免费?”凌西泽眉头拧得紧紧的,眉宇浓云笼罩,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,“你就没怀疑过,他不是个傻子,就是对你见色起意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司笙看了他一眼,然后又避开他的视线。

  虚得很。

  凌西泽敏锐地发现端倪,更气了,“他是不是喜欢你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司笙不答。

  眼里薄怒更甚,凌西泽压着凌厉和戾气,又问:“你跟他谈过?”

  “那没有。”

  这一次,司笙倒是答得很快。

  只是,她否定这个问题,就证明前一个问题……是肯定的。

  于是,一直克制的酸气和怒气,终于压不住,蹭的一下翻滚上来。

  凌西泽怒上心头,“司笙,你跟他在电话里有说有笑的,是想气死谁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哈?

  司笙莫名其妙,拧着眉头看他,欲要跟他理论。

  然而,从身后横着的手臂紧揽着肩膀,整个人被往前一推,跟他靠得更近了。

  凌西泽俯身下来,堵住她所有的话。

  *

  抵达胡同的时候,天空又下起蒙蒙细雨。

  车内氛围异常安静。

  司笙挨坐在车窗旁,开了点窗缝,有清凉的风吹进来,裹着些微雨水,吹打在发梢、脸颊、脖颈、耳侧上,吹散着皮肤和唇角的持续升高的温度,以及某些难以言明的触感残留。

  她冷着眉眼,表情冷漠僵硬,以一人之力,冻结整个轿车的氛围。

  车一停。

  隔壁响起窸窣声,司笙眉头一拧,没偏头去看,只是冷冷出声,“我一个人。”

  凌西泽便止住动作,问:“萧逆晚上回来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司笙不说话,抬手就去开车门。

  凌西泽又说:“我明天来接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依旧没有回应他。

  车门被推开,凉风和细雨被吹进来,微微眯眼。

  “带伞——”

  “嘭。”

  回应凌西泽的,是赌气般的关门声。

  隔着一扇车窗,凌西泽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怕惹她不快,识趣地没有下车追她。

  风掀起她的衣摆,于身后飘荡着,身材又高又瘦,走起路来,却自带傲然风骨。

  凌西泽神情恍惚了下,记起方才的触感与滋味。

  柔软,香甜,炽热。

  他没挨揍。

  也,正因没挨揍,司笙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心情很不爽。

  司笙的背影愈来愈远,不知怎的,凌西泽弯了下唇角,郁积在心的酸味和不快,消散不少。

  *

  护工和阿姨都被遣散了,萧逆去了学校,让他今晚别回来。

  原本还算热闹的院落,忽然变得清冷、寂静起来。

  司笙站在大门口,没进去,看着空旷安静的院子,忽然有些恍惚。

  炎热的夏天,易中正搬着板凳坐在门前,老神在在地摇着蒲扇;

  夜幕降临时,易中正会在厨房里忙前忙后,小司笙在窗前作怪;

  冬日大雪后,易中正会拉着小司笙堆雪人,因太丑而遭到嫌弃;

  ……

  这里承载着她童年时所有的记忆。

  细想起来,都是安宁且舒适的。

  易中正从未因她在外闯祸而苛责过她,也未因她成绩不好而批评教育她。对于她的事,易中正素来鲜少过问,一切全凭她做主。

  于是,造就她对这里的记忆,只剩下放松、安逸、自在。

  她的童年,从来没有不开心和焦虑,没有望不到头的努力。

  夜幕将至。

  身后,随着平稳脚步声而来的,是秦凡吊儿郎当的声音,“回来啦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轻轻应声,司笙回过身来。

  秦凡双手揣兜里,见她视线扫过,停下步伐,眉一扬,问:“要搬走了吗?”

  “明天搬。”

  住在这里的意义,已经没有了。

  司笙往前走,走过两个台阶,在避雨的屋檐下坐下来。

  秦凡便上前几步,在她身边坐下。

  “听说你中午大闹了司家?”

  “从哪儿听来的?”司笙看他一眼。

  秦凡震惊了,“不是,就你这事的轰动程度,你觉得,消息能封住吗?”

  “也是。”

  司笙颔首,表示赞同。

  就这么会儿功夫,封城上流圈子的人,怕是都得到消息了。

  秦凡狐朋狗友众多,各个阶层的都有,知道这事也不意外。

  “我本来,还挺担心你的……”话音一顿,秦凡扯了扯嘴角,笑意攀上眉眼,“现在好啦,反正你再任意妄为、惹是生非,都有靠山撑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司笙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秦凡笑得轻松自若。

  少顷,秦凡手肘搭在膝盖上,抬目,看着小巷里飘飞的细雨,忽然说:“我想出趟远门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”

  “去那儿?”

  手指把玩着一根折下来的杂草,司笙扭头看他。

  秦凡耸肩,“偷了一份清单,打算按照清单地址走一遭。就想跟你一样,到处走走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侧首,秦凡收起不正经的架势,神色多了点认真,“替我照顾一下老秦。”

  司笙没应,轻描淡写将交待扔回去,“自己照顾。”

  秦凡笑了,无奈地控诉,“讲道理,你在外闯荡的时候,我们可没少照顾易爷爷。”

  “你易爷爷用得着你照顾?”司笙斜乜着他,“我记得是你隔三差五就跑他这儿来蹭饭吧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”微微一顿,秦凡目光悠远,口吻轻松地说,“经常去老秦家蹭顿饭呗。他的书画,你还能随便拿,送人贼有面儿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轻轻应声,司笙看到屋檐有一滴水落下来,落在她的手背,清凉,她微怔,说:“早点回来。”

  秦凡扭头问:“你会想我吗?”

  “会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司笙回视着他,神情正色。

  “……”怔了怔,秦凡哑然失笑,抬手不自在地挠挠脖颈,嘀咕道,“你这么坦诚,我还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“还是脸皮不够厚。”

  将杂草一扔,司笙起身。她步上台阶,推开大门,然后一顿,问他,“要留下吃晚饭吗?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安老板口中的“长延”,就是叫司笙“师叔”那位。

  详见:第168章我们江湖人,不爱讲道理

  *

  如果忘了安老板的话,我建议你们从头看一遍。→_→真不是我说,这文框架很大【大到我至今觉得我后期可能会写崩】,前期,每个情节都是伏笔(如果没成为伏笔,就是我删情节了),看这故事可能需要费点脑子。

  比如:

  【第185章】里,出现的范前,曾在【第063章】中提过一句,【有人点醒司炳,制作机关莲花可以找银大师】,这个人就是范前。

  另外,你们记得,百晓堂前任堂主,叫范丰岚吗?

  看在我写文如此用心的份上,各位看官,麻烦多记几个角色吧。→_→因为尝试效果不佳,以后不会再设置这种大框架了,老衲仅此一本啊!

  昂,真不希望到时候沈江远再次出现时,你们会问——沈江远是谁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暖婚:凌爷,狠撩人,豪门暖婚:凌爷,狠撩人最新章节,豪门暖婚:凌爷,狠撩人 八一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