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这里倒是有一份证据。”

  任老师一句话,让在场所有注意力,全都转移到他身上。

  教导主任和王琳愣愣地看着他,见他笑容谦和、信心满满,顿时长吁口气,放下了心。

  既然任老师说有证据,那肯定是有确凿证据了。

  峰回路转,王琳一时又得意起来,抬手一推眼镜,身子挺得端正笔直。

  只是等待她的,却是任老师补充的一句——

  “可以证明萧逆没有抄袭。”

  教导主任+王琳:“……”

  艹!

  你说话能不能不喘气?!

  “不可能!”

  毫不犹豫地张口否定,王琳脸色顿时一变,僵硬严肃地盯着任老师。

  素来只有证明“抄袭”的,哪来证明“没抄袭”的?

  用什么来证明?

  “王老师似乎很笃定,”任老师笑得如沐春风,不恼不怒,和气地问她,“如果我拿出来了呢?”

  不痛不痒一句问话,却将矛头对准王琳,这个当口,王琳休想全身而退。

  她必须承诺点什么,不然,骑虎难下。

  意识到任老师话里的陷阱,王琳脸色煞白,半晌,只能坚定自己的想法,咬牙切齿地放下话,“如果你真能拿出证据,那这个班主任,我也不用当了!”

  任老师侧过身,喊:“主任。”

  年级主任心猛地一跳,生怕任老师让他也下军令状。

  没想,任老师只是问:“您听清楚了?”

  “嗯,听清楚了。”

  心里松了口气,年级主任面上严谨地点头。

  无疑,只要任老师真拿出证据,王琳刚刚的承诺,就得由他来执行。

  办公室门口,见到这一幕的人,也不由得纷纷议论。

  “真有证据啊?”

  “灭绝师太这下惨了,没法做人。”

  “萧逆要没作弊,绝对是我男神。”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“既然事情闹成这样,就由我来做个见证吧。”

  沉稳有力的声音,蓦然从穿透嘈杂的议论,清晰传进来。

  门口的议论徒然消失,诸多脑袋齐刷刷往后转,然后,一个个瞪大眼睛,跟哑巴似的,把嘴巴闭得严实。

  校长!

  刚合拢的道路,因他的缓步走近,忽然又空出来,围观学生都不约而同往两边挤。

  负手走进门,陈校长和颜悦色的,笑容拂面,然,那一身不怒自威的气场,足以镇压门口那群学生,甚至屋内的王琳、年级主任。

  王琳和年级主任对视一眼,目瞪口呆:连校长都惊动了?

  任老师看向司风眠。

  司风眠无辜摇头:他真没能力把事捅到校长这里去。

  任老师又看向萧逆。

  萧逆也很莫名,朝淡定的司笙看了眼,顿时恍然。

  ——合着她敢这么嚣张,还是给自己留有后招的?

  “证据呢?”

  陈校长看向任老师。

  这时,年级主任轻手轻脚地往门口走,打算将那群凑热闹的学生阻隔在外。

  陈校长背对着他,声音沉下来,自带威严:“学校不徇私舞弊,不暗箱操作,光明正大的做事,没有见不得人的。”

  “哎,是。”

  年级主任连忙应声,又退了回来。

  接下来,诸多双眼睛,全部落到任老师身上,等待着任老师交出“证据”。

  “时间紧张,我们只够搜集这学期的试卷。”任老师拿出一个文件夹,走到一张办公桌前,将其摊开。

  里面全是试卷和答题卡。

  试卷是崭新的,答题卡倒是使用过,可皱皱巴巴的,一看就没被好好对待过。

  “这是这学期来,高二每次月考的各科试卷,”任老师将一叠试卷放到一边,随后又举起一叠使用过的答题卡,“这是萧逆同学的答题卡……嗯,萧逆同学丢三落四的,缺失了几张,不过在我们的努力之下,好歹找回了三分之二。”

  任老师一提及这个,司风眠就头疼不已。

  这俩个月的答题卡还好找,萧逆在自己课桌里翻出来了,以前的可就难倒他们了,把萧逆宿舍翻个底朝天,才抢救回来几张。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王琳莫名其妙,“他先前成绩一直及格线上下,能证明什么?”

  “这就是个很有意思的事了。”

  任老师笑了笑,饶有兴致地看向萧逆,“不看还真不知道。我们的萧逆同学,任性得简直令人发指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萧逆撇了下嘴。

  司笙朝任老师伸出手,任老师自觉地递给她几张答题卡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王琳被他急得抓心挠肺的。

  随便抽了一张试卷和答题卡递过去,任老师不紧不慢地提醒道:“萧逆同学考试时,容易拿分的,基本都空着没做。他做的题,难度都是中等偏上的,而且正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话一出,办公室里,一片静默。

  而——

  门口,瞬间哗然。

  “沃日!”

  “还能这么玩?!”

  “大佬不做简单的题?”

  “完了完了,我沦陷了……”

  “我们家的校霸有点酷诶。”

  ……

  外面一片喧哗,若不是校长在办公室,这群激动上头的学生们,怕是早就冲进来一哄而上,抢走试卷和答题卡看个究竟了。

  不过,学生不敢,不代表老师不敢。

  好几个老师本是来凑个热闹,结果看到这种发展,不由得心痒难耐,直接走进来,凑上跟前张望。

  转眼间,桌上的答题卡和试卷,被一扫而空。

  “这小子有意思啊。”

  “他们班的任课老师怎么回事,正确率这么高,都没注意到?”

  “大考才这样吧,老师一次性阅卷难以注意,他小考好像就随便填填。”

  “照这么说,他考出这个成绩,顶多算是‘有点进步’,不算夸张啊。”

  ……

  老师们议论纷纷,俨然对萧逆这一套操作兴致勃勃。

  然而,王琳的脸色,则是以明显可见的速度,一点点地变白,血色尽失。

  她质疑萧逆作弊,究其原因,是因萧逆进步太大,不合常理。

  可是,这些答题卡给她一个质疑——

  如果萧逆的成绩,原本就不错呢?

  这下,她质疑的理由本身就不成立了。

  答题卡和试卷掉落在地,王琳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两步,失魂落魄的,先前的张扬神采徒然消失,只留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。

  “萧逆同学,采访一下——”有个年轻的教师抬高嗓音,冲着一脸漠然的萧逆询问,“简单的题你怎么都不做啊?”

  这话问到人心坎里去了。

  诸多好奇的视线都打过来。

  萧逆眼皮一掀,没什么表情,寡淡道:“题目太简单,不想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嚣张!

  霸气!

  够酷!

  全场静默片刻,旋即又爆发出更轰动的议论,但都是调侃和善意的。

  “会玩啊。”

  司笙饶有趣味地看向萧逆。

  “……”

  萧逆唇线绷直,没有说话。

  “不过,还差了点。”司笙轻笑,在萧逆疑惑的注视下,慢条斯理地解释,“我有个朋友,考试门门踩着及格线,做的题一分不扣。第一次考试,惊动全校老师,公认的学神。这才叫嚣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打哪儿认识那么多奇葩的人?

  稍作思忖,萧逆没理会她的调侃,微微抿唇,轻声问:“你怎么没问?”

  司笙应该是提前知道的,不然也不会事先跟校长通气。

  可是,从头到尾,司笙都没问过他一句——你有没有作弊?

  一点质疑都没有,似乎在得到消息那刻,就认定他是被冤枉的,然后就是想办法给他解决。

  这种信任让他觉得踏实,但多少,又觉得挺不可思议的。

  司笙淡淡一瞥他,轻描淡写说:“我有脑子,会想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萧逆被她一句话说得半点感动全无。

  手腕一抖,捋平试卷和答题卡,司笙将其扔到桌面。

  “王老师,这些证据够了吗?”

  司笙一扭头,视线越过人群,精准地落到王琳身上,嗓音懒洋洋的,“还能说话的话,先跟萧逆道个歉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墨上筠:我想考几分就考几分。

  萧逆:我想考几分就考几分。

  →_→没想到吧,萧逆是墨墨的继承人。

  *

  司笙:我不仅认识每门踩分及格的学神,我还认识高考直接交白卷的学神。

  墨上筠:是我。

  苏恒:是我。

  *

  PS:司风眠是司笙弟弟的事没曝光,我舍不得让王琳走。就酱紫。

  下午还有一更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暖婚:凌爷,狠撩人,豪门暖婚:凌爷,狠撩人最新章节,豪门暖婚:凌爷,狠撩人 八一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