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李二春愣模愣眼中笑够了,那大个子流浪汉一把掌便拍在了李二春的脑袋上,将他的眼镜抽得飞了出去!

  啪!

  “录像是吧?!”

  啪!

  “给派出所看是吧?”

  啪!

  “吓唬老子是吧?!”

  挨了连着的三巴掌,李二春彻底懵了:“你怎么打人?”

  “你个傻差,老子高兴!就打你了怎么了?”

  “我、你要是再动手,我就......”

  啪!

  “你就咋地?你个死胖子!吃这么肥,显得你屁股大吗?”

  “我屁股不大!你,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!”

  “哈哈哈!老子不仅粗鲁,老子还很粗!你要不要试试?”

  ......

  两分钟之后,鼻青脸肿的李二春在一片哄笑之中,从地上捡起已经被流浪汉踩碎了的眼镜,回到了李世信身边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见李世信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李二春恼了。

  李世信心里叹了口气,这娃怕不是写小说写傻了。一点儿社会经验没有不说,还是个十足的软蛋。

  “笑你呗。让人给欺负成这个鸟样。”

  被李世信奚落,李二春脸上青红不定,怒道:“你没看出来,他们就是想欺负个人找乐子吗?”

  李世信点头道:“没错,但是这跟你被揍成这样没关系。”

  这话,李二春就不乐意听了!

  “老头你特么少说风凉话,有本事你去试试!怕是让人把骨头架子都拆喽!”

  是么?

  李世信笑而不语,深深的看了小胖子一眼后,负手走到了那仍然在大笑着谈论李二春刚才狼狈样的流浪汉之前。

  见他一个老头笑眯眯的走了过来,那大个子收起了笑容,“呦,今天咱们这垃圾场还真是稀奇。不禁来了个细皮嫩肉的胖子,还来了个老棺材板子!”

  “呵呵。”看着那大个子把恶狠狠的将脸凑到自己面前,李世信淡淡一笑,道:“是啊,六十五啦!半截入土,真羡慕你们这群年轻人啊。”

  “少他妈废话!”大个子一把就抓起了李世信的领子,差一点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:“老死头子,这一片是老子的地盘!谁他妈让你们过来的!?”

  哪怕整个人吊在半空,李世信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定的微笑,像是跟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聊天一般,笑道:“那真是打扰了。”

  “......知道了打扰了还不赶紧滚!?”

  “太晚了,没地方去。”

  “老子管你有没有地方去!”

  “放心吧,我们就在这里住几天。几天之后我们就走。”

  “哎你这个老头?”

  “小伙子啊,我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,不搞破坏。哎呀,大晚上的,动这么大气干嘛?来来来,把我放下来。”

  李世信整个人就像是一团棉花,不论那大个子如何恐吓,嘲讽,脸上始终保持着淡定的笑容,就像是在咖啡厅里跟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聊天一般。

  这让大个子格外的憋屈。

  过来找麻烦,其实也仅仅是他漫长无聊的夜晚里一项目娱乐活动罢了。始终没有看到李世信脸上的沮丧,或者跟其他倒霉蛋一样表现出来的求饶,惶恐,愤怒等情绪,他深深的感到了无聊。

  将李世信一把推开,他冷哼了一声之后,便带着几个手下回到了自己的报废车之中。

  一旁,举着手机准备录下李世信被打画面的李二春,见李世信毫发无伤的就将事情应付了过去,而且似乎还跟那大个子达成了“只在这里住几天”的协议,愣住了。

  ......

  客车之中。

  虽然车体破旧不堪,但是大部分窗户完好的客车还是有效的隔绝了外面的寒风。

  李世信和李二春在附近的垃圾堆里搜索出了一张破旧的席梦思,合力搬到了车里。就这样,一个建议的房子,就形成了。

  看着盘膝坐在席梦思上的李世信认认真真的拾掇着一个旧笛子,李二春忍不住凑了上去。

  “老头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  李世信抬起头,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“什么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刚才啊!为什么那傻大个......他没打你?”

  “因为我是个老头子啊!”

  “嗨!”李二春没了兴趣,躺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见这货一脸郁闷的模样,李世信摇了摇头,放下了手中的破笛子,笑道:“可你知道你为什么挨揍了吗?”

  李二春耳朵支棱了起来,“为啥?”

  “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把自己放在了弱者的位置上。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,霸凌者欺负他人,首先确定一点是这个人不足以对自己立刻产生威胁。而你一开始就拿派出所说事儿,就等同于告诉他,你面对欺凌没有有效的反抗手段。”

  听着李世信漫不经心的解释,李二春若有所思:“你还懂社会学?还有呢?”

  “还有就是,那大个子打完了你之后,对你口头侮辱,明显就是找乐子。可是你表现出来的愤怒,懦弱,和那些辩解,都助长了他对你这个玩物的兴致。”

  “......”咀嚼着李世信的解答,李二春陷入了沉默。

  一会儿之后,才恍然大悟,“所以你刚才面对那大个子挑衅,故意做出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,每句话都奔着结束话题去的,就是想让他觉着没意思,对么?”

  哦?

  李世信饶有兴趣的看了看面前这个倒霉的小胖子。

  还行,人虽然笨了点儿,但至少还不傻。

  “然也,孺子可教。”

  他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。

  看着李世信在阴影中格外深邃的面庞,李二春蹙起了眉头。

  此时,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  看到那过热的提示,他才猛然意识到刚才自己一直忘了关闭摄像头。连续录像十多分钟,怀里的小米手机已经可以代替暖宝宝了。

  关闭了录像,李二春叹了口气。

  手机早已经欠费停机,不然刚才直接报警也不会被欺负的那么惨。

  “嗯?”

  下意识的打开网络连接搜了一下无线网,发现附近居然有个没设密码的WIFI,李二春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卧槽!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居然还有网!”

  看着那只有一格的网络信号,李二春又惊又喜,二话不说就连了上去。

  网络刚刚连同,手机便立刻跳出了一大堆的信息。

  看到一个叫“网文集神营”的QQ群里,竟然有一条@自己的信息。李二春急忙点开Q群,定睛一看。

  却发现,里面的几个大神此时正在肆无忌惮的装逼;

  争斤论两花帽子:唉、日子过得真他妈难。版权卖了几百万,都不够在上海买一套房。我怎么就这么废物?

  老鹰吃鸡霸:唉.....我真他妈的是个垃圾!这个月过去一半了,才更新了三十万字。估计这个月稿费到不了二百万了。我特么前几天买了两套300平米的大平层,下个月稿费装修的钱都不够,又要吃土了!有没有谁可怜可怜我,发个五块钱私包买盒烟?

  半纸情书:你们两个能不装逼吗?有意思吗?让我这种一个月稿费就二十几万的怎么说话?

  偷名:萌新瑟瑟发抖,本萌新一个月稿费两万块钱...不敢吱声。

  言荒:@偷名,你上个月炒股赚了300多万,不请客吗?

  偷名:555...身价上亿北上广三十多套房,写书不为赚钱就为了玩儿的言荒大佬就会勒索扑街!

  “......”

  看着这样的聊天记录,再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,李二春就感觉无形中有一只大手,拿着钢针扎了自己的心,戳了自己的肺,顺便还堵了两个支气管。

  无情到令人无法呼吸!

  此时,群里一群大佬已经欢快的装完了第一波逼。

  但是发现大家其实都差不多,生活都是那么的朴实无华且枯燥之后,所有人都感到一阵索然无味。

  直到这时,群里的人们才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老鹰吃鸡霸:嘶......这几天的逼装的好不快乐。似乎感觉少了点啥!

  争斤论两花帽子:唉?老鹰这么一说,我也感觉群里好像缺了点儿什么东西似的。

  半纸情书:好像,群里唯一一个真惨的不见了呢?

  偷名:想起来了,@二春这二逼好几天没露面了!

  看着群里的大佬们纷纷@起了自己这个扑街吉祥物,李二春苦笑了一下。

  想了想,他发了一条消息;

  “我稿费断了,被房东撵出去来了,现在在垃圾场过夜。”

  群里顿时一片惊呼,纷纷质疑李二春发言的真实性。毕竟,他所有人眼里,扑街的最低标准也就是月稿费不过一万而已。

  零收入,住垃圾场?

  多新鲜呐!

  见所有人都不信,李二春叹了口气。想了想,将自己从今早被赶出来,遇到李世信开始之后的遭遇说了一遍。

  见所有人仍然不信,他索性点开了手机相册,将刚才自己被揍的视频......发了上去!

  网络信号不太好,视频上传的很慢。不过等视频传输到了群里,所有人看到了李二春的惨状之后,顿时就沸腾了起来。

  毕竟,在这个群里,扑街到住垃圾场实在是一个新奇的体验。

  可是,在看完了视频的后半段,关于李世信处理前来找事的大个子,以及老爷子从社会学角度给李二春分析霸凌问题的处理方法之后,一些人沉默了。

 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,群里的大神们陆陆续续的再次发言;

  争斤论两花帽子:@二春,这老人家,真的就是个捡垃圾的?

  老鹰吃鸡霸:@二春,视频转走了。很有教育意义,老爷子不简单。

  半纸情书:@二春,视频转走了,上传到B站。要是硬币多的话,给你发红包吃饭。

  ......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高龄巨星,高龄巨星最新章节,高龄巨星 八一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